流行音乐大师罗宾重携佳作凯旋归来

  将近十年之后,罗宾回来拯救我们,她的新单曲《Missing u》再次证明了她为什么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流行歌手之一。八年过去了,罗宾又开始发行个人音乐了。这位瑞典流行音乐导演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她8年来的首支单曲《Missing U》将于8月1日发行。

  2017年,她允许莉娜·杜汉姆在HBO电视剧《都市女孩》的一集里使用这首歌的粗略试听版。随后,2018年初,在与 Red Bull Music Academy音乐人古德斯(Kindness)的一次交谈中,她证实了一张新专辑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行。“它还没有完成,”她承认,“但已经快完成了。”

  作为主打单曲,《U》的缺失是一种重新介绍。它以一连串的合成体开场,让人联想起教堂的婚礼钟声,以及当它落水时投射出的棱镜般的光线。它深入到独特的令人向往的电子流行乐中,成为罗宾的音乐指纹,直到合唱之前,制作的浪潮一直在增长。Robyn和Metronomy公司的Joseph Mount以及Klas Ahlund的长期合作伙伴共同创作了这首单曲。Robyn说,这首单曲“讲述了当人们消失时发生的一件迷幻的事情——0,他们变得更加清晰,你随处可见。”这首歌的声音很容易辨认,但却更倾向于一位艺术家较为柔和的一面。在过去几年里,这位艺术家的音乐一直伴随着他的品味。

  自从2010年以来已经八年了,她的最后一张个人专辑《Body Talk》第三期也已经发行,罗宾在流行乐坛的地位并没有下滑,也没有变得岌岌可危。事实上,她可能处于她所经历过的最强大的地位。与其他流行歌手不同的是,一旦他们对成功的把握开始放弃,或者他们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就开始变得默默无闻,罗宾的轨迹则更加独特。当然,也有麦当娜(Madonna)和雪儿(Cher)这样的艺人,他们的化身足以匹敌Dalai Lama;碧昂斯(Beyonce)的影响力从未真正动摇过,她的地位已经从一个女子乐队的成员上升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歌手。但也有一些行为重塑了流行音乐的DNA,印刷出符合其艺术性的新形状。这就是罗宾。

  罗宾在1990年初开始她的职业生涯,最初被吹捧为瑞典对美国泡泡糖流行的回应。1997年,她与前“小甜甜”布兰妮·斯皮尔斯·马克斯·马丁合作的单曲《Show Me Love》在美国和英国大受欢迎。她的首张专辑《Robyn Is Here》虽然在公告牌200专辑排行榜上排名第52位,但在英国却没有上榜。曾道人今晚,她随后的两张专辑《我的真相》(My Truth)和《不要停止音乐》(Don t Stop the Music)没有获得国际发行,尽管这两张专辑在她的祖国瑞典都获得了白金销量。

  那么罗宾现在该怎么办呢?《想念你》只是我们听到的第一首歌,但随后会有一张专辑。我们所知道的是,也许是第一次,她把镜头转向内部,在与合作者合作之前,手机天下彩,独自创作歌曲。她也拥抱她的性感和温柔。在与Red Bull Music Academy的一次聊天中,她向《kind》杂志解释道:“这张专辑让我意识到,我唱得越柔和,一首歌就会变得越丰富多彩,越有活力。”“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暂时闭嘴,对自己的印象非常稀疏,或者对自己需要的东西非常敏感。”

  在布鲁克林罗宾主题的俱乐部之夜,罗宾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向一群粉丝展示了蜂蜜的最终版本。在流行歌星中,偶尔造访并分享新音乐是很少见的,但罗宾就是这样一位艺术家;爸爸不是一辆商用车,她曾经在那里,做过那件事,并带着那段经历的伤疤。相反,流行音乐是她探索和分享人性可塑性的一种方式——从易怒的愤怒,到有时令人满足的孤独之痛和性的狂欢。

  正是这一点,罗宾能够融合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光明和黑暗——这让她的呼吸空间超越了传统流行音乐的局限。她对人类如何处理他们的生活的理解——无论是对我们自己情绪的消化,我们通过舞蹈获得愉悦的需求,还是我们消费艺术的方式——是她的超能力,她需要沟通和分享它。

  从《Be my all the way to Missing U》到《Be my all the way to miss U》,这是唯一一首始终如一的歌曲,即使她的音乐风格多样化了。这并不一定是一项独特的技能,但这是罗宾通过她不同的伪装、声音实验和音乐旅程提炼出来的。这使她成为她的手艺大师。